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之代孕 >

34.第三十四章

来源:重生之代孕 更新时间:2019-02-21 21: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冬菇也是要吃饭饭的
雨已经渐渐小了,司机穿着正装撑着伞替顾东挡在头顶。

顾东这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大门外,对于司机要送他回学校,顾东没有拒绝,直接上了车。

因为雷雨天,路上有些堵。

明明灭灭的路边灯光照着顾东的脸,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司机客气提醒已经到了。顾东道了谢,此时外面雨已经停了,谢过了司机递来的伞,从小南门进入了学校。

远处马路边上停靠的豪车,司机望着顾东背影走远看不清楚,这才摸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言总,已经送顾先生到京外大了,对,我亲自看他进去的。是,我知道了,言总早点休息。”

顾东浑浑噩噩的走回宿舍的,刚推开门,就听里面刘青说:“总算是回来了,你去哪了?宿舍门都快关了。”

节假日周末宿舍是不限用电的,此时宿舍通亮,靠里面床边放着行李箱,徐浩轩正收拾着,听到刘青说话,见是顾东回来了,捧着自己家乡特产说:“二哥,我带了好多海鲜罐头,都是我妈亲手做的,凉拌海蜇和海藻你可能喜欢吃,一点都不辣——”

徐浩轩不像刘青大大咧咧,他见顾东脸色不怎么好,收住了话题,将特产放在顾东桌子上,关心问道:“二哥,你这是怎么了?”

宿舍里,刘青占了老大,按年龄顾东是老二,之后是裴林,最小的是徐浩轩。

“淋了些雨,没事。”顾东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跟往常没什么区别,露出个笑来,“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今天补课晚了,雨下的太大在附近躲了躲雨,我先去冲个澡。”

刘青:“对对对,先去洗澡别感冒了,我给你打了热水,对了要不要给你冲杯板蓝根预防下感冒,这京都天气真是够可以的,我们才到就变天了,不过好在到了宿舍才下开。”边说着边从自己医药箱翻出板蓝根来,打算等顾东洗完澡再冲。

趁这功夫,刘青麻利的将特产行李归置了,徐浩轩坐了一天火车也累了,坐在椅子上泡脚懒得动,嘴巴还啃着老大赏的芒果干,见老大忙前忙后,不由笑着拍马屁夸道:“老大你可真贤惠,以后谁当我嫂子一定幸福。”

两人在里面聊着天。

卫生间内,顾东冲了把热水澡,从失神的状态出来了,这会脑袋稍微冷静一些。

喝了板蓝根冲剂,刘青与徐浩轩见顾东脸色还是不怎么好,有些发白,就说明天再聊好了,先睡。宿舍灯关掉,陷入黑暗中,顾东刚刚撑着的笑容这会散开了,肩膀放松靠在床头,低着头脸沉静的看着手里的铁盒子,他手摸了下,小心的打开。

才下过雨窗外与室内都是暗的,可不用光线,顾东也能准确描绘出上面的小豆芽位置。

指尖停下。顾东合上了铁皮盒子盖子,他以为今晚会失眠,但当他缩进被窝时,很快沉沉睡去。只是这一夜梦里乱七八糟,各种上辈子与这辈子交错,最终是豆芽瞪得大大的眼睛委屈巴巴的望着他,一声声叫着爸爸为什么不要我。

顾东猛地醒来,额头一层汗,背脊黏糊糊的。环顾一圈才发现自己在宿舍,并没有现实环境让他松一口气,反倒心里沉甸甸的,豆芽与冬菇的脸重合在一起,可怜兮兮的小脸。

今天是一早上小课,顾东跟老大小浩去了班里,裴林已经到了,冲顾东招手道:“顾东,这里。你昨天走的好快,发现下雨给你去送伞已经不见人影了。”

“我在附近书店避雨,可能错开了。”顾东道。

背后刘青脑袋探到前面,惊奇道:“顾东,你什么时候跟系草这么熟了?”

“对啊,二哥。”徐浩轩也凑了过去,笑眯眯冲裴林道:“三哥,你是忘了宿舍里的老大和小浩了吗?”

这俩一耍宝,之前跟裴林形同陌生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许多。裴林也接受了舍友释放的好意,其实他也不是不想交朋友,就是懒得开口和迈出第一步,平时没事还要被裴树骚扰回去住,根本没时间跟大家玩,干脆就不费心神想怎么打交道,顺其自然。

一早上小课上完,下午第二节有堂大课,刘青作为宿舍老大身上有责任和使命感的,还记得宿舍大聚餐,就说:“咱们学校门口聚餐呗,裴林一起来,这次可不能缺席了。”

才过完国庆,家里给带了干粮和银子,刘青觉得门口下堂馆子还是能负担起的。

顾东心里装着事,但他经历了两辈子,过了一晚上这会能沉得住气了,就跟大家去门口小川菜馆聚了餐。刘青要请客的,被顾东拦住了,大家都是学生,还是aa制比较好。

“你们先回宿舍,我去图书馆一趟。”顾东在岔路口与几人说道。等分开不见三人身影,他穿过图书馆走到旁边安静的角落了,手里握着电话,拨通了那通自从生完豆芽再也没联系过的电话。

云城私人医院里。

陆羽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眼里闪过惊讶。

“喂——”

“我遇到言叙川了。”顾东面容冷静,仔细留意电话另一头的声音。

“这么巧?不可能吧?”

顾东听到陆羽的话,瞬间就确定了答案。

陆羽也回过神了,他抓了把头发,刚才之所以被炸出来,实在是太过巧合了,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他这会也冷静下来,顾东在京都上学,言叙川这名字可不是大街货,看来两人真的遇到了。

“顾东,你听我说,当初我们是签了合同的,你不要忘了。”陆羽知道顾东想什么,极力打消顾东念头,“你是不知道言叙川这个人,公私分明很冷漠的,一旦要是知道你的身份,不仅你的学业,还有豆芽——我不是吓唬你的,他比我小两岁,以前也算一个圈子的,从小就乖张狠厉,家里管教不住,初中毕业就送到了国外,一直到二十四岁才回来,接了公司六亲不认,快速清理了关系,现在言家一干亲戚背后还在骂,说这人太冷血了,不顾念情分。”可面上见了言叙川一个个乖的跟孙子一样讨好。

虽然陆羽觉得也没错,他早都看不过仗着辈分高就指手画脚的人。

言叙川在事业上是很能干厉害,可真正为人性格有缺陷的,前两年他回京都过年远远见了面,打了个招呼,看上去言叙川一反小时候的狠厉来,穿的人模狗样的,但实际上,陆羽一眼就看出,这人压根没怎么变化,只是给自己包了一层斯文礼貌的皮。

“顾东,言叙川真的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不想想自己前途学业,你替豆芽想想,就算你知道了对方存在,难不成你还要要回豆芽吗?”

顾东等陆羽说完,才道:“我没想过要回豆芽,我只是想看看他好不好。”

“如果你真的为他和为你自己好,该断就断了,不要去看,好好过自己人生,豆芽是谁叫什么名字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陆羽口气已经冷了,重重道:“你签下合同那刻起,豆芽就不是属于你的孩子。”

电话里沉默了。

陆羽想着自己语气是不是太重了,便听顾东说:“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再去打扰豆芽了。”

结束了通话。

顾东坐在长椅上,昨晚到今天因为冬菇可能是豆芽的热血因为这通电话被从头浇了凉水。

从他在合同上签上名字,就是彻底的放弃了豆芽,他不配当豆芽的父亲。

陆羽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叹了口气,这事情弄的。下一秒办公桌上电话响了,莉娜道:“院长,是京都来的电话,说是合作,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接到您办公室了。”

只是听到电话里的声音,莉娜就不由自主的服从命令。

“没事。”陆羽想着可能是大哥,赖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一手揉着太阳穴,顺手抄起了作响的电话,“大哥?言、言叙川?!”

这他妈今天真是邪了门了,刚才说完正主就找上了。

电话里,言叙川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冽。

“代孕夫的资料发给我。”

“妈,钱我想办法,咱们一家人要平平安安的,我不想你和爸有事。”顾东道。

王萍眼圈发红,却没再开口说退了药的事情,“你能想什么办法。”

顾东的性格太过老成,上辈子很少开口跟母亲表露心声。顾一民与王萍对孩子的爱都是内敛的,很少用语言表达出来,顾西虽然比顾东小了一岁半,但比顾东会说话,有时候还能跟王萍撒撒娇。王萍就是知道俩儿子性格不同,平时才会更看重心疼啥都要闷在心里的大儿子。

今天要是顾西做主,王萍早就拍过去嫌浪费钱了,单是药钱就一千多了。

王萍这会还没发现顾一民就诊卡上的钱多了,还觉得医院现在挺惠民的,护士没催缴费,王萍也就没想起来要查。

一切都朝好的方向进行。

顾东到了私人医院门口,太阳已经徐徐升起来了,橘红色的光芒洒满了山间和顾东的背影。

“早餐没吃吧?晨尿呢?”

顾东摇头,知道要体检,虽然不知道怎么检查,他为了万一还是空腹过来了,一杯水都没喝,也没解手。

陆羽点了下头,觉得这人没选错,还真是心细靠谱的。

“成,跟我过来,检查下你指标。”

等各项检查做完,陆羽让莉娜送了早餐过来,见顾东没动,笑了下说:“你别客气,现在你这身体可不算你的了,要好好爱护。”

“谢谢。”顾东听了也没生气,陆羽说的是事实,他现在就是一件商品,还是不属于他自己的。

顾东喝着牛奶吃着三明治,慢条斯理的样子还挺赏心悦目的,陆羽见了心里想要不是顾东是他合作对象,他可能就真下手追这男孩了。

真是可惜,便宜了姓言的。

等检查报告出来,陆羽扫完数据摇了下头,“你的指标还有点低,再吃三天药应该就可以取精子了。对了,到时候要在这里住一周,你最好早点安排完事情。”

顾东点头道谢,从莉娜那儿拿了药,下山没有回医院,直接到了一栋小区门口商铺对面停下了,那是个烟酒杂货店,门口坐了个三十来岁油腻男人抽着烟,正笑嘻嘻的跟周围人打牌说着话。

支撑的小木桌子上放着牌,男人抓了三张在手里搓了起来,看到大小点数晦气的嘲地上吐了口痰,骂骂咧咧的摔着手里的牌,从兜里掏出三张百元来放了过去。

不到半个小时时间男人就输了小一千,最后被赶回来的媳妇儿骂了顿,这个牌局才散了,男人心情不耐烦的站起往回走,暗暗嘀咕说:“真他妈的晦气,自从沾了血就没好运过。”

这就是撞伤父亲逃逸的司机。

这家里不是没有钱,好吃懒做地道的泼皮无赖。顾东上辈子追债的时候见多了这人以及他家人不知悔改的嬉皮笑脸,此时心里很平静,用公话向派出所提供了线索,那辆撞伤人的卡车还停在这男人好友开的修理厂里,直接报了地址。

顾东现今还记得,胜诉后听到法院判下的赔偿款,母亲和小弟轻松和希望的脸,可这无赖进了拘留所,他家里得了话,一分都没掏,推脱说没有钱。如果不是这无赖酒驾父亲不会重伤,母亲不会因为钱耽误了治疗。而这个无赖在坐了两年牢后,家里打点关系又放了出来。

这辈子欠的债,哪怕是用点什么别的手段,连本带利的必须还干净了。

王萍拎着饭盒到了病房,见小儿子一人在旁边打水替老顾擦身体,天气太热,病房里没开空调,病人现在虚弱受不住空调冷风的。

“你哥呢?”王萍放了饭盒问道。她到时没生气大儿子乱跑,家里俩孩子就属顾东最听话孝顺没让她操过什么心。

顾西知道大哥去哪儿了,心情不由低落,想着那天早上他去找大哥时,看到大哥在吃药,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大哥说代孕那晚他一宿没睡,早上过去就说要代孕他来代,被大哥拍了脑袋骂呆子。

合同都签了,违约金他们负担不起的。

顾西心里沉甸甸的,闷闷说:“我哥有事情出去一趟。

王萍也没多想,接了小儿子的手麻利的给床上还在昏睡的顾一民擦干净了身子,完了顾西端着脏水出去倒,就看到大哥回来了,手里还拿了药,他偷偷看过知道有什么后遗症,心里难受。

“妈。”顾东进了病房,顾西心里想什么他知道,不过事已定局他不后悔,只能等顾西自己想明白了。

王萍点了下头,见大儿子手里拎着药,“怎么了?”

“有些不舒服买了些药。”顾东说了句,一看床上父亲醒了,笑着说:“爸醒了,今天好点没?”

顾一民伤的重,现在也只能发出孱弱的嗯声。王萍见了打开了饭盒,端出她专门为顾一民做的饭,打成稀汤的排骨汤挂面来,插了根吸管,顾东已经将病床升起一些,接过母亲手里的碗,端着凑到父亲面前让父亲慢慢吃。

一小碗吃完,顾一民额头都是虚汗,人也昏沉厉害,兑好温水的顾西又帮父亲擦了一遍。

收拾完,看顾一民睡着了,王萍这才拿出饭盒里的包子打算对付过去。

“妈,咱出去吃吧。”顾东突然开口。

王萍拿着包子手紧了下,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眼皮子跳了下,看向说话的大儿子,一贯的沉稳,可她心里惶惶的厉害。

“成吧。”王萍将包子放回去,看了眼脸色不对劲的顾西,就知道有事情瞒着她。

顾西等大哥和母亲一走,默默啃着包子掉眼泪。

小饭馆里。

顾东点了炒饭,他本来没想着这么快跟母亲说的,但是后天他要去陆羽那儿住一周医院的,卡里的钱也要交代,不能让母亲发愁压力大了。

这会已经错过了饭点,不过医院对面的店生意还是很好的。

王萍等吃完了炒饭都没听到大儿子说话,不由松了口气。

“妈,我筹到了六十万。”顾东握着母亲的手,声音平缓,低声道:“我接了个活,做代孕,已经签了合同,先付我了三十万,身体各项指标都标准,后天我可能要过去,住一周”

王萍颤抖着手,不可置信的眼瞪得大,可大儿子每说一句话,就像是往她心坎里扎,是她没用无能。

“妈,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了,厨子叔的钱咱们先垫着,妈,你别伤心,这也没什么,就是休学一年,我明年还能照旧上学的。”

吧嗒吧嗒的掉着泪,王萍抽了手擦了泪,嗓子干涩发不出声,她想说退了钱咱不干,可她知道大儿子看着温温吞吞的好说话,可一旦下定了主意最倔了。

“有危险吗?”王萍哽着嗓子问道。

顾东轻松笑了下,难得像顾西以前那样撒娇说:“妈,技术很先进成熟了,从国外引进的,没什么危险的。”

王萍心里更难受了,可她没出声,儿子递过来的银行卡她攥的紧紧的,站起来时身子晃了下,顾东搂着母亲的肩膀,很肯定说:“不会有事的。”

回到医院王萍很沉默,顾东将打包回来的炒饭递给顾西,顺便揉了下眼眶红兮兮顾西的狗头,笑着说:“多加了个蛋,你最喜欢的炒面。”这小子又偷偷哭了。

当晚给顾一民喂了饭,母子三人都回去了。

第二天王萍就恢复过来了,跟平常一样给俩兄弟安排去医院时间岔着来,风风火火身上充满了劲儿,见到大儿子看她,王萍拍着儿子胳膊笑了下,“放心,妈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活着,以后还要看你大学毕业。”

换了病服,打了局部剂。

顾东躺在手术室里,白亮的光刺的他微微眯着眼睛,耳边能听到脚步声。

陆羽穿着手术服,笑着说:“第一次见这么快融合的精子,没准你跟姓言的还真有缘分”后面话语音含糊放低了。

姓言吗?

砂锅生姜鲫鱼汤熬得白奶,上面放着碧绿的小葱花和香菜,因为添了生姜,一丝鱼腥味也没有,倒是带着生姜的辛辣,其实主要是为了让言叙川发发汗。

王阿姨抱着冬菇走到餐桌边,见到汤里还有生姜片,小声说:“小言不吃生姜的。”

“那,要不捞出来?”顾东试探着问。

王阿姨心想锅里没了生姜,可味道在啊,以小言嘴巴挑剔的样子,是不会吃的,可小顾也不知道,就说:“没事,下次你做饭不要放就好了。”不喝鱼汤还有炒饭的。

顾东点头,想着原来言叙川不吃生姜的,可他以前做菜或多或少都放了,也没见言叙川说不吃的。

等言叙川落座,顾东给大家舀鱼汤,顺手就递给言叙川了。

王阿姨哎了声,然后就看到不吃姜的小言端着汤喝了口,反倒抬着眼望她,意思怎么了。王阿姨笑笑,“小心烫。”

“嗯。”言叙川点头道,手边的鱼汤很快喝完了。

顾东离砂锅近,见状道:“言先生,还要吗?”

言叙川放下勺子的手顿了下,道:“谢谢。”

一连喝了两小碗汤和一小份虾仁蛋炒饭,王阿姨在旁边暗暗看的惊奇,主要是她在的时候,不管做什么饭,小言都很少吃晚餐的,基本是在公司外解决了,回来就是咖啡,偶尔她做了面条也会吃上一点,不过都不像今天这样胃口好。

生姜鱼汤都喝了两碗。

王阿姨有点懵,要不是面前的小言样子还是冷冰冰的,她都觉得是换人了。

收拾完厨房,王阿姨也要回去了,顾东见阿姨自吃饭时就有些出神,送到门口时,道:“阿姨,路上注意安全。”

“哦,好。”王阿姨还是想不通,不过想不通就不去想了。

客厅里顾东将冬菇放在沙发上,嘱咐说:“小冬菇乖乖的,我去搬爬爬垫过来,一会咱们在这里玩。”

冬菇听到玩就开心,眨巴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把小扇子,乖巧的挥着莲藕似得一节一节的小胳膊,肉脸上都是认真,小肥腿坐的端正。

“咿呀”

顾东见言叙川也在客厅,虽然他给冬菇身边围了靠垫,但还是不放心,客气说:“言先生麻烦看一下冬菇,别让他摔了。”

见言叙川点头,顾东快速去了次卧将爬爬垫挪出来,上面放了毯子玩具。

等收拾好,沙发上的冬菇已经迫不及待了,挥着两条小爪爪要去自己地盘玩。顾东抱着亲了口,说:“好了,可以玩了。”他自己也脱了拖鞋,盘腿坐在一角,跟冬菇玩积木。

冬菇现在这个年龄还不会拼,也就是看个五颜六色的图案和形状,其实冬菇只要是跟顾东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开开心心的,玩积木也是。

顾东递给冬菇一块,问什么颜色,又自己说什么颜色形状卡通,耐心的跟冬菇一遍遍讲,声音温和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温柔来,要是冬菇第二次捉对了积木,顾东还会奖励的亲亲小冬菇的肥爪爪,可把小冬菇高兴坏了,咯咯的笑。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上一篇:33.第三十三章 返回目录 下一篇:4.第四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重生之代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daoyouyuan.cn
    阅读提示:

    1.《重生之代孕》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路归途。顾东回到了人生最关键的这个时候,父亲车祸重伤急需手术, 母亲晕厥过去查出癌症,小弟与他同时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站在选择的路口, 这次顾东接受了上辈子错过的机会。他,同意代孕

    2.《重生之代孕》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路归途]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重生之代孕》版权属于作者路归途,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重生之代孕》的书迷提供重生之代孕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