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之代孕 >

33.第三十三章

来源:重生之代孕 更新时间:2019-02-21 2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冬菇也是要吃饭饭的
顾东一边处理着手里的素菜,随口闲聊:“是啊,跟言先生相处久了发现没之前冷冰冰难相处了。”

“就是这样的。”王阿姨脸上笑容真诚点头。

看的出来别人夸赞言叙川比夸赞她还开心,王阿姨是真心将言叙川当成自己的孩子那样看待的。

“小言三岁的时候我就在言家帮忙,从小就长得好看,也聪明调皮,小小年纪就知道骗孩子们手里的糖,跟冬菇一样的挑嘴,以前做饭的时候可头疼了,生姜蒜不说了,不好好喝水,青菜分指定的吃,大白菜只吃菜叶子”王阿姨说起这个虽说是抱怨,但脸上是笑容。

顾东正淘米,听王阿姨话,脑中形象的勾勒出言叙川小时候的形象来,调皮捣蛋猫嫌狗厌但长得好看,长辈们都很包容,看到王阿姨笑着的脸就知道了。不由想着晚餐再加一道上汤娃娃菜好了。他本身是想做道酸辣大白菜,不过冰箱里没有白菜。

“言先生现在也不像特别挑食的样子。”

“是啊。”王阿姨想起那道生姜鱼汤了,小言以前是闻到都犯恶心发脾气的,现在可以一连喝两碗,不由叹道:“长大了,小言初三还没毕业就被送到国外念书了,十年多了,刚一回来我都没认出来,变化大啊。”

这话题气氛有些不对了,顾东笑了笑,道:“阿姨剩下的我来好了。”

“也好,我去看看小冬菇去。”王阿姨提起冬菇脸上又是高兴的劲儿。

晚餐番茄牛腩煲、上汤娃娃菜、虾仁鸡蛋和一道凉拌素三鲜。

言叙川下班洗手换了外套,路过餐桌时看到黑色砂锅时表情明显的缓和许多,可以称得上愉悦了。以至于王阿姨抱着冬菇出来时,言叙川还动手戳了戳冬菇的脸颊,冬菇表情老大的不情愿,可上次被顾东教训不能吐口水泡泡,肉脸都皱在一起。

“咿呀!”松手。

言叙川换了指头还戳了下。

冬菇:好想吐口水泡泡哦

王阿姨见父子俩互动还挺开心的,抱着冬菇说:“爸爸再跟冬菇玩,冬菇开不开心。”

冬菇皱巴巴的肉脸充分表示出他的不开心来。

言叙川却很开心。

吃过晚饭,王阿姨收拾,让顾东抱着冬菇去玩,说:“我看小言今天心情不错,刚还逗了冬菇,小顾你没事就抱着冬菇在小言面前转转,多让冬菇跟小言相处相处。”

冬菇软软的小爪爪高兴的摸顾东的脸,指着游戏室咿咿呀呀的叫,意思是让顾东跟他去玩。

游戏室跟客厅连着,言叙川以前吃完饭就会回到书房,这几天在客厅时间留的时间久了,也不看电视,就坐在沙发上休息,顾东抱着冬菇路过时,想到王阿姨吩咐,就沙发上的言叙川:“言先生要不要跟冬菇去玩?”

顾东刚说完,见怀里高高兴兴的冬菇倏的睁大了眼,葡萄似得大眼睛写满了不可置信。

言叙川显然也看到了,拒绝的话就成了点头。

然后冬菇悲伤一脸趴在顾东肩膀上,闷闷不乐,被顾东拍了下小屁股,吸引冬菇注意力,说:“今天我们玩拼积木,冬菇要是赢了,可以奖励亲亲。”

顾东脱了拖鞋,将怀里的冬菇放在爬爬垫上。到了自己地盘,冬菇穿着蓝色毛茸茸的卡通袜子,速度特别快的往角落爬,从顾东的角度看,肉嘟嘟的冬菇撑着白白嫩嫩的胳膊腿爬行速度简直可以说是灵敏了。

“冬菇是只灵敏的冬菇。”顾东憋着笑说道。

旁边穿着拖鞋还未进来的言叙川见到那颗肥冬菇的样子,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来,干脆学着顾东样子脱了拖鞋,光着脚踩在爬爬垫上,顺势坐下一只手?O住了那颗肥冬菇的脚丫子,直接往后拖。

顾东:!!!

冬菇就跟八爪鱼似得在爬爬垫上挥爪爪奋力反抗,可到底败在了言叙川可恶的手上,被拉过去,可怜叽叽求助的望着旁边顾东,满脸都是弱小可怜又无助。

“他装的。”言叙川捏了下手里的肥脚丫子。

顾东突然就想起王阿姨说言叙川小时候特别淘了,玩笑道:“言先生好像很有经验啊。”

言叙川闻言手一松,冬菇肥嫩的大腿咻的往顾东怀里移动,伸着小爪爪求抱抱,被顾东搂在怀里才开心起来,不害怕的眨巴眼睛望着对面的言叙川。

“我玩剩下的。”言叙川像是做实验似得,用摸过冬菇脚丫子的手故意戳了下冬菇脸蛋,然后果不其然的看到刚刚乖巧可爱的冬菇皱着两条眉毛,用小爪爪摸自己脸蛋,要擦掉脏脏东西,还冲着言叙川噗了声,肉脸都快哭了。

顾东先拿着旁边湿纸巾给冬菇擦脸蛋,对言叙川这个实验只觉得哭笑不得。这么大的个子,每次跟冬菇凑一起总是很幼稚。

“冬菇喜欢干净也是像言先生的。”顾东亲了亲冬菇的侧脸,抓着冬菇小爪爪,低头哄道:“不摸了,已经擦干净了。”

言叙川的目光便留在那颗窝在顾东怀里的肥冬菇侧脸上,不过数秒移开了。

王阿姨收拾完见游戏室里小言小顾和冬菇玩的好,也没去打扰,换了衣服穿了鞋带着门走了。

冬菇在顾东怀里窝了会,又高高兴兴的手脚并用到处爬上爬下,顾东发现,别看冬菇看着不喜欢言叙川,其实还是挺想跟言叙川玩的,今天就特别兴奋,见言叙川不去逗他,还时不时的用小肥腿去蹭言叙川裤腿,在言叙川面前爬来爬去,特别招摇。

然后言叙川一出手,冬菇被欺负了哭唧唧的往他怀里蹿,哄好了又去招惹言叙川。

这性格,怎么看怎么跟王阿姨所说小时候言叙川一样。

今天的冬菇精神很好,到现在也没有玩累的样子,顾东看了眼手表快八点了,就先跟裴林发了微信,说今天可能晚点。

很快裴林发了语音。

旁边言叙川见状,不经意问道:“要去跑步?”

“嗯,我朋友陪我一起练,他跳高。”顾东收起了手机,握着小冬菇肉爪爪,笑眯眯说:“今天的冬菇很开心啊,是不是有爸爸陪着冬菇玩所以开心啊?”

“咿呀”冬菇糯糯的嗓音。

顾东揉着冬菇脑袋软毛,笑着说:“言先生,冬菇很喜欢你呢。”

“是吗?”言叙川目光移到冬菇肉呼呼的脸颊上,询问:“肥冬菇很喜欢我?”

顾东:

晚上的游戏时间最终以冬菇的肉呼呼脸生气结束,不过现在不哭了,窝在顾东怀里很乖巧,肉呼呼的脸蛋趴在顾东肩膀上,在顾东看不到的地方,冲着言叙川小声的噗噗

跟做贼似得,噗的眼睛特别亮。

言叙川脸很平静,走了两步,站在顾东背后伸手捏着冬菇的肉脸,然后冬菇又成了金鱼嘴冬菇,还不敢乱动,怕被顾东发现了。

委屈死了。

洗完白白换了衣服擦了油油,顾东给冬菇喂了奶,抱着讲故事,哄冬菇睡着。转头去厨房泡了杯梨片红茶送到了书房,“言先生,我去跑步了,冬菇要麻烦你看着点了。”

这才换了衣服带着保温杯下楼。

裴林早已等着,见顾东下来,打了招呼。顾东将保温杯放在长椅上,边热身边跟裴林闲聊。

“言先生看上去很严肃,其实很幼稚的。”

“冬菇今天很开心。”

裴林安静听着,顾东反应过来,说:“是不是我说的太多了?”

“顾东,你很喜欢孩子吗?”裴林不答反问。

“也没有。”顾东摇头,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小孩子,也只有对冬菇才这么喜欢。

裴林闻言轻笑了声道那就好。

这样夜跑坚持了一周,顾东从最开始跑一千米就累的不行到现在已经能跑下三千米,虽然速度很均匀,不算太快,对顾东来说这就够了。

而这一周言叙川也养成了跟冬菇一起去游戏室陪玩习惯,黑咖啡杯不知不觉换成了大马克杯,里面是各种能泡的,什么梨片、山楂、胖大海、花茶,有一次顾东泡了参片,他也没敢放很多,就是小小一片,而且是加工过的,就这样半夜三点顾东醒来给冬菇喂完奶,出门就看到言叙川去接水喝,幽暗的灯光下,言叙川脸色发红。

顾东还以为言叙川发烧了,关心问:“言先生你不舒服吗?”

言叙川的目光在夜里亮的吓人,声音沙哑低沉,“今天杯子里泡的什么?”

“参片啊怎么——”顾东瞬间反应过来。

言叙川宽大的睡袍都无法掩饰胯下的凸起。

顾东:!!!

“不介意不介意,那敢情好啊,冬菇要是看到你在,一定会开心的。”王阿姨说完,脚下加快两步,“小顾,你等等我,我先回去拿东西。”

顾东点头,他也要去裴家一趟。

裴林开的门,顾东将来的时候路上顺手买的水果递了过去,说道:“我先不进去了,临时有点事。”

“没事,裴树那小子还睡着。”裴林从袋子里掏出一颗橘子递给顾东,也没问顾东什么事情临时耽搁了,说:“你忙你的,有什么问题要帮忙给我打电话。”

顾东谢了裴林的好意,手里握着那颗橘子进了电梯,刚刚听闻冬菇生病住院的焦急情绪慢慢平缓下来,裴林都能看出他不对劲来,刚才骤然听到冬菇消息,也幸好面对的是王阿姨,要是言叙川——顾东想起陆羽对言叙川的评价,想到那个雨夜,他站在电梯里控制不住问冬菇的生日,被那个冷漠的男人审视,目光平和,可他心咚咚咚的跳,像是被那人目光看穿一般,极力伪装。

为了能留在冬菇身边,他不能再这样外露自己情绪了。

顾东上辈子也做过小本买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像言叙川这样的他是第一次打交道,只能告诉自己要小心。

与王阿姨汇合,门口的司机不是上次那位,客气的替他们开了车门。

王阿姨在车里翻着母婴包再一次确认没有遗漏,这才让司机开车。转头笑着跟顾东说:“六十三咯,记性越来越不好使了。”

“阿姨看起来很年轻不像六十三的。”顾东倒是没拍马屁,王阿姨爱笑看着和蔼,一头黑发梳的整整齐齐,穿衣服也爱挑利落花样年轻点的,确实不显年纪。

没有女人不爱听这样的话,尤其顾东一双眼清澈真诚,丝毫不会怀疑这孩子说谎故意哄她开心。当下笑呵呵的说:“还是年纪上去了,不知道能做几年,本来我儿女想让我退休回家带孙女的,可我不放心冬菇啊。”

顾东听到冬菇名字,望了过去。

王阿姨心里也压着事,在言家没谁能跟她唠唠嗑,逮住了顾东这位认真听的孩子,说话欲望很旺盛:“冬菇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孩子,不过脾气也大,是那种不哭不闹闷着劲的大,平时饿了尿了哼唧两声,吃的也精细,特别挑嘴,明明比我孙女还大半个月,我那孙女喂得白白胖胖的,这孩子跟谁都不亲近,吃的也少,我不放心啊,就过来帮忙照顾,花了老大劲喂胖了一圈,结果一次生病又给回去了,愁人。”

“这孩子不粘人,也不喜欢陌生人碰他,我年纪上去了,夜里带孩子辛苦,小言就说他请人晚上过来,没成想闹得孩子生了病,早知道我就不回去了。”王阿姨其实也藏着原因没说,有些事能说,言家父子俩的事情,她一个保姆还是别多嘴。

说话间医院到了。

直奔vip病房。病房是儿童套房,布置的很温馨卡通。

顾东没心思看环境,一眼就看到婴儿床上躺着的冬菇了,孩子瘦了一圈,尖尖的小下巴都出来了,长长的睫毛形成小扇子似得一圈阴影,微微颤抖下,嘴巴呓语,显然是睡得不踏实。

心脏一下子像是揪住了。

顾东忍着情绪,王阿姨先道:“小顾,咱们先去洗个手消个毒。”

“好。”

等洗完手出来,顾东听到王阿姨小声问看护冬菇醒过吗喂水了吗,他脚步刚走过去,便见床上小冬菇睫毛微微动了下,睁开了大眼睛,瞳仁又黑又亮,还带着一层水汽,显然是睡得不好。

“咿呀”

床上小冬菇声音因为生病有些软糯,不过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顾东的方向,葡萄似的眼睛都亮了一度,小酒窝露出来,可又像是生气似得,收回了酒窝,瘪了瘪嘴,委屈的眼泪珠子吧嗒吧嗒的掉。

王阿姨见了还以为冬菇哪里难受,正要上手抱,却见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探了过来,小心翼翼摸着冬菇脸蛋,替冬菇擦干净了眼泪。

“噗噗”冬菇特别好哄,高兴的小爪爪紧紧握着顾东的手指,又眼泪汪汪的盯着顾东,一边露出酒窝攻势卖萌,一边可怜兮兮大眼睛可怜无助。

王阿姨和旁边看护心都要软了。

“我就知道冬菇会高兴的。”王阿姨见顾东局促,手把手的教顾东抱冬菇。

小冬菇软软奶香的小身子趴在顾东怀里,白白嫩嫩的小爪爪怕是顾东会跑似得,紧紧地抓着顾东的衣领,大眼睛紧巴巴的看着顾东,顾东心里软成水,摸着冬菇软软的头发,温和道:“我在这里陪冬菇。”

“呀!”

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反正冬菇脸上酒窝若隐若现,特别活泼。王阿姨见了松口气,在旁边先兑了温水,将奶递给顾东,教顾东怎么给冬菇喂水。

“这孩子挑剔的很,你要奶稍微高——”王阿姨还没说完,就见顾东刚拿着奶凑到冬菇面前,以前懒洋洋挑剔的冬菇先凑过去,粉粉的嘴巴先叼着奶嘴,努力吸起来了。

王阿姨:

平时给冬菇喂水喂奶特别仔细,今天冬菇就跟放牛吃草一般,特别粗养,王阿姨一脸玄幻脸。等吃完了奶,换了尿不湿,医生来检查,顾东也在旁边,听到烧退了,没什么大事可以出院了,不过晚上要多精心些,要是再出现低烧,可以先物理降温试试。

顾东松了口气,看手表已经到了中午,便提出要走。

“这都耽搁你一早上了,要不吃点再回去?”王阿姨也不好挽留,看小顾年纪也就十□□的,这样男孩子能过来帮忙照顾冬菇已经很感谢了,确实不好再麻烦了。

“我跟朋友有约,就不吃饭了。”顾东婉拒。

王阿姨便客气送顾东出了病房门。顾东出了医院摸出了电话,翻着来电显示,从十几条号码中准确找到某一条拨了过去。

“你好,我是顾东。京外大的学生,三天前您来过电话,我想问问,还招保姆吗?”

私人小秘书听到顾东名字就一脸谢天谢地的表情,天知道最近三天她为了找合适保姆焦头烂额的,尤其总裁一天比一天气压低,小秘书瑟瑟发抖,每天早上听琳娜说重新找,不合适,尤其听到小公子感冒发烧送进医院,小秘书觉得她饭碗要保不住了。

此时顾东的电话,无外乎是一道救命符。

小秘书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说了条件,报了地址,道:“顾先生,今晚能过去吗?孩子今天回去,必须有保姆在的,不用做饭,只是看孩子。”

“可以。”顾东点头。

结束了通话,电话两头两人纷纷松了口气。顾东下了决定就不再犹豫了,先回宿舍收拾了洗漱用品和衣服,背着双肩包,去了裴林家。

一进门就闻到火锅的香气。

裴树笑嘻嘻说:“东哥你这时间掐的太准了。”

“我今天运气不错。”顾东也笑着跟裴树玩。

裴林听到顾东说话声看了过来,赶着裴树洗手,这才跟顾东说:“事情解决了?”

“算是。”顾东笑的开朗,眉宇间压抑的忧愁痛苦一扫而空。等他联系上秘书小姐时,才知道自己心里真正想法,尽自己所能照顾好冬菇平安长大,毕业后他会留在京都,哪怕不做保姆了,也能每周偷偷看看冬菇的。

顾东心情好,胃口也开了,三人吃着火锅大汗淋漓的,吃完谁都懒得动。

等缓过来,打了会游戏,顾东又检查了裴树作业,见到作业题已经很努力进步很大的裴树,不吝啬的夸赞裴树,裴树机灵,察觉今天东哥心情好,又磨着玩了会游戏。

一直到下午六点。

顾东与秘书约好的时间,他背着双肩包从裴家告辞,站在隔壁的电梯,按了楼层。

“顾东。”

电梯电话里传来言叙川特有的冷冽声。

顾东站在电梯里,冲着的方向露出个笑容,道:“言先生好。”

顾东听王阿姨说现在白天也不爱出去晒太阳了,一个人乖乖坐在游戏室里爬来爬去,那边向阳,到了中午的时候暖洋洋的,还没有外面带的一丝丝寒风,也挺好的。

游戏室墙壁都装了一米高的软垫子,玩具什么的也是圆滑没棱角的,底下铺的厚厚的,那里就是冬菇地盘,摔了也不怕疼,每天消毒干干净净的,顾东也很放心。

这日中午,京都一连几天的暴雨彻底放晴了,有点回暖的势头,中午最高温度能有二十八九度。

顾东刚上完课,班长叫住往外走的同学,站在讲台上道:“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商量个事情。”见大家都坐回去安静了,这才继续说:“学校要举行秋季运动会了,就在下周四周五两天,咱们班大部分项目都报了,还有几项难的,你们男生有没有想法?”

俄语小班二十三个同学,十八个都是女孩,剩下的五个顾东宿舍就占了四个,还有个是在隔壁宿舍。

“班长你就说差什么项目吧!”刘青爽朗的开口了。

“两项长跑五千和三千,还有跳高和扔铅球。”女班长望着刘青,略带撒娇的口气说:“刘青你腿长,选个呗。”

刘青一听夸美滋滋的,正要点头,被旁边的徐浩轩胳膊肘怼了下,刘青转头看向徐浩轩,“浩浩,你怼我做什么?”

徐浩轩想翻白眼,一点撒娇都受不住这就点头了?!还问他为啥!

“没事,我胳膊痒了。”

刘青:“哦,那你挠挠。”又冲班长说:“那我报个五千米。”

班长一听高兴,连忙在名单上记了上来。目光扫向其他四位男同学。

顾东隔壁宿舍的那位男同学身体特别瘦小,大约一米七出头但特别瘦,风一吹能吹倒那种,现在整个脑袋快钻进桌洞里了。顾东知道对方好像身体不怎么好,经常看到吃药喝冲剂,他想了下,自己跳高和扔铅球都不行,就说:“那我三千米。”

“我跳高。”裴林见顾东挑了,便选了剩下的。

于是班长目光放在徐浩轩身上了,显然也知道班里那位弱不禁风的男同学身体不好。

“成,我扔铅球。”徐浩轩点头同意,不过话说在前头,“我扔的不好,别怪我。”

“没事,你瞎练练,咱们班是这个情况,其他语言班一样。”班长毫不在意,这种项目就是有人补位就好,搞定了工作,高兴说:“顾东刘青你们俩趁还有时间练练,就算没坚持到最后也行,身体要紧。”

刘青一听高兴的一脸,忽略女班长口里还关心的顾东,美滋滋说:“班长放心,我身体贼好。”

等中午食堂吃饭,徐浩轩端着烤鸡排饭吃的喷香,一口口咯吱咯吱的咬着鸡肉,说:“老大,你是不是喜欢班长?”

“没啊。”刘青一脸懵。

顾东知道徐浩轩想问什么,故意逗着说:“那为什么班长一说你就答应了?”

“对!”徐浩轩吞掉嘴里的鸡肉饭,真心实意替刘青参谋似得说:“班长长得也漂亮,人也好,团结同学互助互爱的,聪明好看,老大你就没点想法?”

顾东在旁边跟着点头,谁知道对面裴林抬着眼皮看了眼顾东,问:“你也喜欢班长?”

“什么跟什么?”顾东哭笑不得,怎么话题扯到他身上了,摇头说:“班长是位好同学。”

裴林点了下头不再多问了。

“没啥想法。”刘青吸着面条,很干脆说:“班长都说了,集体活动,五千米我不包在身上,顾东还有浩浩你能跑?反正都是要跑的,而且我体力好,我家果园子在山上,我从小就山上山下的跑,这点数不在话下。”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上一篇:32.第三十二章 返回目录 下一篇:34.第三十四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重生之代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daoyouyuan.cn
    阅读提示:

    1.《重生之代孕》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路归途。顾东回到了人生最关键的这个时候,父亲车祸重伤急需手术, 母亲晕厥过去查出癌症,小弟与他同时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站在选择的路口, 这次顾东接受了上辈子错过的机会。他,同意代孕

    2.《重生之代孕》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路归途]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重生之代孕》版权属于作者路归途,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重生之代孕》的书迷提供重生之代孕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