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之代孕 >

32.第三十二章

来源:重生之代孕 更新时间:2019-02-21 21:0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冬菇也是要吃饭饭的

顾东将洗好的碗筷归置原位,又将睡衣放到烘干机里,这才回到次卧,小冬菇睡得不□□稳,拧着小身子,嘴巴也发出软糯的哼唧声,顾东现在也稍微懂点,知道冬菇这是快睡醒了,一看时间快八点了,这会要起来喂奶陪玩到冬菇困了,不然晚上冬菇要睡不着的。

暖了暖手,自己手不是很冷,顾东才轻轻揭开被子,捏了捏软软白白的小爪爪。原本松开可爱的小手掌,因为顾东捏了下,一下子攥紧了,将顾东手指紧紧握着,睡梦里的冬菇高兴的露出小酒窝来,睫毛轻轻扇动。

“冬菇,起床啦。”顾东用另一只手挠冬菇胸口软肉。

“咿呀”

冬菇嘴巴发出微微的哼唧声,慢慢的睁开了眼,才睡醒大眼睛朦朦胧胧的带着一片水汽,特别可怜叽叽,顾东看的心都软了,将冬菇抱了起来,一手拉着毯子给包成冬菇饺子,只露个脑袋来。冬菇顶着炸起的软毛,打了个小哈欠,大眼睛里的泪珠珠滚了一颗下来,让顾东拿着手帕擦了,抱着冬菇饺子在房间走了一圈,醒醒神。

之后拆了尿不湿,洗了屁屁,擦了霜,就这样晾着暂时没包。又给喂了奶,冬菇躺坐在顾东怀里,小爪爪还要摸着顾东握奶的手,自己吸奶吃的很棒棒。

吃完大眼睛亮晶晶的望着顾东,顾东笑眯眯的亲了冬菇脑门一口,冬菇高兴的露出新长的那半颗小米粒似得白牙来。

开始长牙了,冬菇小朋友也顾不上他往日‘高冷’形象了,牙根痒痒容易流口水,顾东看的有意思,拆了一盒磨牙饼干让冬菇拿着自己啃,将孩子放在爬爬垫上,他在旁边说话翻翻新买的母婴书。

原来冬菇可以开始添加辅食了,明天问问王阿姨好了。

等一会冬菇小朋友啃饼干吃的嘴巴到处都是,跟个小花喵一样,还巴巴的眼睛望着顾东。顾东顺手拿着手机,咔擦两张,打算留着以后等冬菇长大,逗冬菇玩。

擦干净脸,包上尿不湿,顾东抱着冬菇去客厅。次卧地方虽然大,但是来来回回都是爬爬垫,怕是冬菇早都看烦了。客厅里,顾东声音不大,抱着冬菇给指这个是什么,又是什么颜色——后来颜色不问了,都是黑白灰。

哄睡了冬菇,顾东一看快十点了,连忙拿了睡衣去洗漱。

出来的时候正巧遇见言叙川,对方穿着睡袍拿着咖啡杯去厨房,两人打了个照面。顾东点头问好,拎着他的澡篮回到了房间,心想晚上一杯杯的黑咖啡,难怪失眠睡不着,不过这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三点时顾东给冬菇喂了奶,陪玩半个小时,哄睡后,出门又看到言叙川,只是这次没端咖啡杯,就是穿着睡袍站在次卧门外,顾东出来的时候遇到,黑漆嘛唔的还真吓一跳。

言叙川都不睡觉吗?

“言先生早点睡。”顾东客套句回了房间。

现在想来,之前被赶走的保姆,一部分是冬菇认生原因,可能也有部分在言叙川身上。不能因为冬菇不会说话什么锅都给冬菇背上了。

转眼到了十月底,京都连着下了两天暴雨,气温骤然下降许多。

冬菇在这段时间胖了不少,小胳膊都是肉肉的,王阿姨说自从顾东来照顾孩子后,冬菇胃口好吃饭听话,也不挑食了,免疫力也增强了,这场降温,王阿姨本来还担心没敢抱着孩子出去转悠,怕染上流感,没想到小冬菇身体棒棒的什么事都没有。

王阿姨自己也觉得轻松许多,以前她带冬菇,家里家务洗衣做饭都有钟点工帮忙,可还是觉得累,现在就轻松许多。晚饭是顾东帮忙做的,手艺好,这十来天变着花样来,她都胖了几斤肉,再看小言基本上都留在家里吃晚饭了,不像以前只是喝个咖啡吃个三明治什么的。

而顾东最开始一周或许有些手忙脚乱,有他自己心里兴奋,也有在照顾孩子上欠缺经验。现在适应下来,白天上课看书泡图书馆,中午回宿舍睡一小会,生活规律,精神充沛。下午到了言家做饭,替冬菇做各种各样简单营养的辅食,陪冬菇玩就是他放松休息的时间,冬菇睡着的时候简单冲一把澡,背会书。

一切安排的井然有序,利用琐碎时间也能学习之外的内容。

顾东的学习非但没有因为兼职下降,反倒十分优秀。宿舍里几人整天嚷嚷着二哥是怪物,太牛了。裴林自从知道顾东在他同小区兼职后,回家次数多了,得益的是裴树这个兄控,周末的时候,顾东就推着冬菇出来晒太阳或者玩,裴树跟冬菇还是很有话题聊的。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隔着窗都能感到寒气。

手机新闻推送流感严重,让市民早点预防。

顾东想到爱打篮球,现在很拼着学习兼职打工的顾西,连忙打了电话过去。

“哥,你别操心我,我什么都好着呢,你也要注意,多喝点板蓝根——阿嚏。”

“你感冒了?”顾东问,听到弟弟支吾推脱说舍友打的,顾东哭笑不得,声音却很认真,“顾西你还要跟我撒谎?是不是不好好吃饭做兼职,你别累坏了身体,学习上也要懂分寸——算了,周末我过去看你。”

顾西又害怕他哥发脾气,又想见他哥,只好乖乖的忍着,打算学校门口咖啡厅的兼职先停了。

周五顾东下午没课,去了附近商场挑了件厚毛呢外套一件运动牌子冲锋衣,他怕顾西那个傻子只知道省钱不买衣服挨冻,看着打折的运动鞋也挑了一款。下午吃饭的时候跟王阿姨和言叙川说了周六请一天假。

王阿姨也没问缘由,想着小顾年纪轻轻也有点小男孩子的正常社交就同意了。

言叙川闻言只是看了眼顾东。

周六等顾东拎着大包小包出门时,王阿姨见了笑眯眯说:“这孩子该不会恋爱了吧?买的东西还挺多,好像是隔壁商场买的。”

言叙川打着领带正好听到了,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顾东坐了地铁到公车,七点出门十一点才到顾西的学校。公车挤得的他头昏脑涨的,下了公车吸了两口新鲜空气才缓过来。遇到旁边卖水果的大爷,又秤了两斤梨,他包里还有冰糖和焖烧杯,顾西感冒嗓子疼,冰糖雪梨放在焖烧杯里一早上就能喝汤了。

门口顾西早都等着了,见到他哥大包小包拎着,还背个书包,赶紧上去提东西,顺便讨好的叫道:“哥,我感冒都好的差不多了,真的。”

“不打自招。”顾东没客气,弟弟比他高半个头,最近一看好像又长高了。只是看到短了一截的袖口和裤子,还有那洗的发白的外套,顾东心里难受,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顾西一看,他从小最怕他哥生气了,又接着保证他真的好好吃药早好了。

“我不是气这个。”顾东看顾西一脸‘那气什么我改’的表情就气散了,皱着的眉松开,无奈说:“算了,先去你宿舍一趟。”

等踏进顾西宿舍,顾东真是感谢老大和小浩两人,这宿舍在顾西来说还是提前收拾过的,即便这样也是乱七八糟的,臭袜子到处都是,房间憋闷,空气不流通,床上还有两个在睡觉,拉着窗帘很暗,这种环境下不生病才怪。

顾西把自己椅子腾干净让他哥坐,又拿着扫帚扫地收拾,被顾东揪着按在椅子上,轻声说:“别忙了,正好到了中午,咱们出去吃,我有话跟你说。”

将东西放好,薄点的外套让顾西直接换上了。

两兄弟在学校门口小川菜馆子点了菜,顾西好久没见他哥,说着学校趣事和他的生活,舍友平时其实不错,大家能玩在一起就是懒了些,他平时收拾就是这两天感冒难受才那么乱的

顾东听这个话饭都吃不下去了,合着宿舍卫生平时都是顾西打扫的?

其实平时相处舍友之间退让磨合吃点亏也不算什么,顾东生气在顾西感冒生病了,没人收拾卫生,谁都不动,脏着乱着等顾西病好收拾?

顾西本身是想宽他哥的心,表示自己一切都好,不过顾西这人从小就脾气直,在顾东面前藏不住,说着说着容易秃噜嘴,看他哥脸越来越黑,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蔫蔫闭上嘴。

“舍友都很好?顾西。”

可怜叽叽又不敢不老实说的顾西:“也就卫生我打扫、平时带带饭帮忙打打水,反正都是力气活,也没占到什么钱的便宜。”更没敢讲宿舍对床整天打电话打到半夜,另外一个打游戏打通宵,还不带耳机脏话乱飚,宿舍另外一位早都搬出去住了。

顾东:一米八五的黑皮白馅包子他第一次见!

言叙川脸都黑了,十分嫌弃的收了手指,转头跟顾东说:“看到了吗?他流口水。”

“冬菇平时是不流口水的。”顾东将茶杯放下,顺势坐在沙发边上,并没有从言叙川怀里接过冬菇,只是摸了摸冬菇的软毛,可看到满脸都是委屈可怜又无助的蔫冬菇,顾东心软,替冬菇解释说:“言先生,你这样捏冬菇脸颊,他当然会流口水了。”

言叙川一只手扶着背脊挺得硬邦邦的冬菇,轻描淡写道:“他冲我吐口水泡泡。”以来解释他为什么会捏冬菇脸颊的行为了。

“冬菇。”顾东脸认真了些。

小冬菇虽然听不懂话,但是能看懂人的表情分好坏的,见顾东这样认真脸,就知道那个脸黑黑的人一定说他坏话了,肉脸都急了,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肉呼呼的小胳膊可怜叽叽的张开求抱抱。

顾东对冬菇生不来气,尤其小冬菇表情都着急了,赶紧抱过来顺着毛,嘴巴却说:“不能跟爸爸吐口水泡泡的。”

“是的。”言叙川在旁冷声说。

小冬菇气成一只青蛙,委屈的眼泪泡泡在眼圈里打转,透着泪泡泡,看看言叙川,又扭头看顾东,小爪爪急的挥来挥去的。

“好了,以后不吐泡泡就好了。”顾东怕冬菇急坏了,连忙顺毛,又亲了亲冬菇肉呼呼脸颊。得了亲亲的冬菇这才好一点,高高兴兴的转头冲言叙川露出一颗小糯米白牙,颇有点炫耀?N瑟的味道。

言叙川脸平平的:“肥冬菇。”

冬菇小白牙露在空气中一秒,笑容慢慢收起来,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哇的就哭起来了。

顾东终于知道冬菇为什么会给言叙川吐口水泡泡了,抱着冬菇一边哄,又是亲亲又是摸摸脑袋顺毛,一边给言叙川说:“言先生,冬菇不喜欢有人说他胖的。”

“好啦不哭了,冬菇是最棒棒的。”顾东亲了下小冬菇的爪爪,气的都握成了拳头了。

言叙川受教似得点了下头,端着茶杯喝了口,慢慢了然道:“原来你就是这么哄他的。冬菇——”

被哄眼泪刚止住的冬菇,泪眼婆娑的望着讨厌的黑脸人。

“你是最胖胖的。”言叙川露出了左边浅浅的酒窝来,跟打胜了仗似得,端着茶杯心情不错的回到了书房。

顾东哭笑不得,言叙川怎么这么幼稚啊。

“是最棒棒的,冬菇是最棒棒的。”顾东三连给冬菇刷洗脑包,又奖励亲亲,这才让冬菇忽略了刚才那茬。

哭完后冬菇白嫩嫩的肉脸都红了,顾东给喂了半奶的水,替冬菇温水洗脸擦了婴儿面霜,睡之前巴巴的望着顾东小米粒似得白牙咿咿呀呀软软的说话。

顾东冬菇脑袋顶的软毛,低声笑着说:“爸爸是跟冬菇闹着玩的,冬菇是最棒的。”

冬菇紧紧握着的小拳头这才慢慢松开了,咿呀呢喃一声,长长睫毛抖动慢慢闭起来了,粉粉润润小嘴巴微微嘟着,吹了个口水泡泡,很快入睡了。

虽然冬菇被言叙川闹哭了一场,可顾东心里是替冬菇高兴的,两个人相处不怕吵架闹脾气,就怕对一个人冷漠,完完全全的无视。顾东以前也心里操心过,实在是言叙川这个人太冷了,现在见到言叙川这样故意逗冬菇生气一面,暗暗地松了口气。

一看时间已经八点零五分了,顾东关上了房门,敲响了书房门。

“进。”

顾东推开门,他是第一次进言叙川的书房,地方大布置简单,没有书架,就是一张超大的书桌上面放着两台电脑。言叙川坐在后面,手边是那只泡茶的大马克杯。

“言先生,我想请一个小时的假。”见言叙川看过来,顾东解释道:“我们学校下周四周五要开运动会,我报了三千米项目,想趁着八点到十点冬菇睡觉时间去楼下跑步,保证十点之前会回来的。”

言叙川点头表示同意。

“谢谢。”顾东掏出感应器放在书桌旁,不好意思道:“言先生,冬菇虽然睡得比较稳,不过这段时间还要麻烦你看着点,对了我的手机号码言先生你知道吗?”在这里这么久,他和言叙川从未通过电话。

言叙川将手边的黑色钢笔递了过去,顾东会意接过在纸上写了自己号码。

“要是冬菇醒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马上回来的。”

见没什么问题,顾东再次道谢转身出去,背后响起言叙川特有的偏冷声线:“注意安全。”

“好的。”顾东替言叙川合上了书房门。

想着下次可以买一些其他口味的花茶了。

换了运动衣跑鞋,顾东给裴林打了电话,响了两声对方就接通了,顾东放轻了声带着门按电梯,说:“我还怕你和裴树睡了,好,那我楼下电梯那儿等你。”

顾东在一楼大堂等了不到五分钟,裴林下来了,穿着运动品牌潮衣,又高又帅的,显得腿长阳光,但五官硬朗,身上有着年轻人的锋芒锐气,单手抄在口袋里,很酷,不比电视里的小鲜肉差。

“你这样子,要是班里女生看到了一准说帅的。”顾东笑着打招呼,见裴林一人,道:“裴树不下来吗?”

“马上中考,说中考完在减肥,不管他了。”裴林嘴巴上嫌弃裴树。

顾东想也是,便结束了裴树不来的话题。两人并排往出走,过了会,裴林突然开口道:“我这个样子很帅吗?”

“没想到你这么闷骚。”顾东快被裴林笑死了,不过转头见裴林表情认真,就收起了笑意的脸,很认真打量一番,真心实意夸赞:“又帅又酷,现在特别流行你这一款,叫什么小狼狗,女生们都喜欢。”

裴林低着头,将表情隐藏在夜色中,道:“我又不需要女生的喜欢。”

顾东:长得好看的人真是有恃无恐啊,要是这话被刘青小浩听见了,一定捶足顿胸的。

两人也没往别的地儿跑,沿着花园先热身走了圈,之后开始慢慢跑起来。顾东好久都没运动,花园挺大的,两圈也就三百米左右,就这样跑到第六圈的时候,顾东脚步就慢了下来,呼吸有些急促了。

“不要用嘴巴呼吸。”裴林放慢了节奏,跟着顾东身旁,道:“你跟着我节奏跑。”

顾东点头,合上嘴,慢慢调整节奏跟着裴林,就这样又坚持了三圈,大概一千多米的时候,脚步沉重,但旁边裴林带着,他身体不自觉的跟着,慢慢度过了这个坎。

“好了,今天休息下。”裴林扶着顾东胳膊,“再走一圈。”

顾东嗓子干涩,气息很粗,不过脚下没停跟着裴林走,缓了会才问:“跑了多少?”

“两千米吧。”裴林扫了眼自己手腕的运动手表,他平时有健身习惯,这点运动心跳还很正常不在话下,见顾东这么难受,脸颊通红,喘着粗气,本来想说他跑步带跳高,顾东可以不用做的,但想到直到下周都可以跟顾东一起夜跑,这话就没再提。

走了一圈要舒服了些,不过顾东嗓子特别干,晚上风也冷,便说:“回去吧,刚跑一身汗风一吹不敢感冒了。”

“好。”裴林跟顾东到了电梯口,道:“明天,还继续吗?”

“继续,我跟言先生说好了,明天我带保温水杯,不然嗓子太干了。”顾东见电梯来了,笑眯眯的跟裴林挥手,“还要谢谢你陪我锻炼,早点睡。”

裴林手插在口袋,见电梯门缓缓快关上,才道:“晚安,顾东。”

顾东回到楼上九点半,先去冬菇房间看了眼,见冬菇还睡得安稳,这才拎着洗漱东西带着睡衣冲了把澡,出门擦着头发就见言叙川站在外面,两人打了个照面,顾东笑着道:“言先生,要喝茶吗?”

“嗯。”言叙川手里并没有拿着茶杯,看了眼顾东说:“你的物品就放在那儿吧,以后洗澡也不需要这么赶。”说完便回书房了。

顾东留在原地愣了下,而后脸上慢慢扬起了笑。

第二天王阿姨见到卫生间多出的陌生用品时还惊奇了翻,想想就明白什么了,等顾东下午放学回来,问了句卫生间的东西是你的?听到顾东点头,王阿姨笑的自豪,说:“小言啊真是个好孩子,没变的。四年前他从米国回来,性格大变,我心里有时候也怵。可自从有了冬菇,我过来帮忙照顾,他睡不好不习惯,冬菇夜里起夜哭,小言也跟着整晚整晚不睡的,但也没发什么脾气,他啊就是看着冷,当初太太要是——”

王阿姨声音顿住了,摇了摇头不再提了,她真是年纪大了越来越爱唠叨了,这话可不敢在小言面前说。看了眼小顾,没追问太太怎么了,王阿姨不由松了口气。

自始至终顾东都没看豆芽菜一眼,他怕自己忍不住,事实上快生产之前夜晚他开始怀疑自己代孕这个决定。

生完孩子一周,顾东便不顾陆羽阻拦,他打了车回家了。

这一年的暑期特别难熬,顾东面对父母时,尽量装作一切都回归到正途上,他翻着课本却知道自己根本看不下去,他满脑子都是豆芽的洪亮的哭声。

华国太大了,许多个城市,仅凭一个不确定字的姓氏,人海茫茫中就算遇到了,他可能也认不出豆芽来。

顾东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了,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可心里总是空荡荡的,一个跟自己同呼吸,在自己说话讲故事时,小手小脚隔着他的肚皮应和,陪伴了他将近九个月的豆芽,他思绪真的不听使唤。

“休息会,看了一早上了,眼睛要坏了。”王萍当没看见儿子书翻都没咋翻,端着熬得奶白的鲫鱼汤过去,“慢慢喝,喝完走两圈,太热的话开会风扇,别对着自己吹。”

顾东这一个月来每天都有大补汤喝,他知道妈在担心他,不好明着说坐月子,他心里倒是没什么膈应,让喝汤就喝汤,让散步就散步,十分配合。

王萍见儿子喝完了汤,收了碗就走。她也是生过孩子的哪里不知道儿子现在状态,也知道儿子不想她们俩口子担心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她当然也配合,只能多帮儿子补补身体。

这个暑假过的漫长,顾西没回来,他在京都找了份兼职打工,到了开学已经赚够了生活费,打电话回来说不用给他打生活费了,还问他哥什么时候来报道,他好去接。

八月二十八号。

顾东坐上了去往京都的飞机。

本身不赶时间顾东是想定火车票的,但是遭王萍强硬反对了,儿子一人去京都,带着行李坐十来个小时火车真的不方便,而且才做了手术没半年,还是别挤着了。

一下飞机就见到顾西,瘦了一些但人看着精神很不错。顾东见小弟伸手要接行李,也不客气,顺手给了,笑着说:“你暑假没回来,我临走前咱妈塞了几辣椒酱,一会给你带过去。”他口味淡,全家就顾西和妈喜欢吃辣,是那种无辣不欢的,他妈亲手做的辣椒酱里面有黄豆花生还有牛肉粒,炒在一起特别香,就是他不常吃辣的,吃面条也喜欢拌一点。

“嘿嘿。”顾西也知道,笑了两声,“咱妈身体咋样?爸呢?”

“都好。”顾东跟弟弟闲聊两句,转电梯直接往地铁站口去。

上辈子高中他是学文的,顾西不喜欢死记硬背但脑袋瓜还算灵性学了理科,去年高考他们兄弟都报在京都,顾西是京都理科大学的信息与工程,他报的是京都外国语学的俄语,两所学校离得近,都在京都西三环魏公村那一带,对于京都地界来说还真算在市中心了。

顾东是老大,从小性格就带了几分照顾家人爱操心的习惯。顾西从小就跟多动症小子一样,不爱学习坐不住,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也是因为心里自责拖了大哥后腿一年,奋发图强,当然也是因为旁边顾东盯着。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上一篇:31.第三十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篇:33.第三十三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重生之代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daoyouyuan.cn
    阅读提示:

    1.《重生之代孕》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路归途。顾东回到了人生最关键的这个时候,父亲车祸重伤急需手术, 母亲晕厥过去查出癌症,小弟与他同时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站在选择的路口, 这次顾东接受了上辈子错过的机会。他,同意代孕

    2.《重生之代孕》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路归途]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重生之代孕》版权属于作者路归途,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重生之代孕》的书迷提供重生之代孕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