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之代孕 >

31.第三十一章

来源:重生之代孕 更新时间:2019-02-21 21:0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冬菇也是要吃饭饭的
第六章

裴林的家与京外大坐地铁也就三站路。

一栋花园小区,绿化很好,门禁严格,保安尽职,见到雇主回来笑着问好,裴林便点点头,领着顾东从花园穿过去,他个子高腿长,平时习惯走的快一些,但此刻走了两步速度就放慢了。

咳了咳嗓子,裴林用下巴指着路,“你要是过来的话,从花园这儿穿过来快,要是走主路的话起码二十分钟,呐,花园后面就是我家的楼,很好记的。”

顾东听得认真,点头表示记下了,笑着道了谢,打趣道:“原来冷酷狂帅拽的系草人这么好啊。”见裴林懵的眼神看过来,顾东挑了下眉,“你不知道?全系女生封你的系草位置,小浩可是每天巴望着念叨。”

“幼稚,我才不在乎。”裴林酷酷的说完,不过嘴角微微上扬了几分。

顾东见状现在有点摸清裴林属性了,内敛又幼稚的富家少爷。

国庆假期第一天的早上八点半,一反前段时间的降温,露出了久违的好天气,温暖又不至于太过灼热。花园里人不多,只有零星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长条椅上说话,其中有位五十多穿着朴素干净的大妈推着婴儿车,正逗着孩子说话。

顾东路过旁边时不由停下了脚步看了眼婴儿车,不过婴儿车有防晒纱罩着,看不清孩子样貌,隐约可见小家伙,乖乖的躺在那儿,任由大妈逗他/她玩也不吭声。

前面的裴林见身边人不见了,扭头就看到顾东停在后面几步在发呆,叫道:“顾东?”

顾东没答应,脚下快了两步,小家伙应该是睡着了。他走到裴林面前,笑着说:“没事。”

两人走远了几步,后面那辆高级酷炫的婴儿车内,原本一动不动像是睡着的婴儿噗了口泡泡,小小的拳头紧紧握着,嘴巴呀呀作语的噗噗。大妈听到了笑的眼角皱纹眯了起来,哄着说:“冬菇怎么啦?是不是晒好太阳了?我们回家咯!”

穿过花园后面的小区楼就是裴林家了,裴林刷了门禁卡。

干净能映出人影的大理石地板,敞快的空间,两辆电梯。裴林按了一辆,明明另外一辆已经停在一楼了,两人还在等裴林按的那辆下来。顾东见了知道裴林家可能是那种电梯入户式房子。

门口响起滴声,顾东看了过去,见是刚才那位大妈一手推着婴儿车,一手拉门,有些吃力。顾东想都没想抬脚过去,帮忙拉开了门。

“诶哟,谢谢小伙子。”大妈道了谢,笑眯眯的推着婴儿车进来,顺手将那层防晒罩掀开了,露出里面白白嫩嫩的小宝宝,小宝宝本来闭着眼睛像是睡觉,这会睁开了双眼。

又圆又亮的大眼睛,是一双漂亮的杏核眼,长长的睫毛又浓又密像是一把小扇子。

“噗噗。”小家伙脸圆嘟嘟的带着婴儿肥吐出一口泡泡来。

大妈用柔软的手帕给擦了擦嘴,声音放软哄着孩子,“冬菇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呀?”

原来叫冬菇。顾东听到小孩名字不由露出个笑容来。

婴儿车里的冬菇就眨巴眨巴大眼睛,突然咯咯笑了下,顾东发现这位小冬菇笑起来脸颊左侧还有颗小酒窝,不笑看不见的那种。

“真可爱。”顾东夸赞了句。

大妈见顾东白白净净的,长得清秀可爱,眼神清澈不像是坏人,就笑呵呵说:“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冬菇心情好,平时哟可不带笑的。”

顾东帮着按了电梯,伸手替大妈按着电梯键,让大妈推孩子进去,大妈道谢,顾东笑眯眯挥着手跟那位婴儿车躺平的小冬菇挥手再见。

小孩子眨着大眼睛,噗噗的吐着泡泡。

电梯门幽幽的合上了。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小孩子。”裴林挡着电梯在旁边等。

顾东进了电梯,“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避开了喜欢小孩子这个话题。他不知道豆芽在哪里,遇到了带孩子不自觉看两眼,帮帮小忙举手之劳。

裴林也没在这个话题多做停留,他才十九,满脑子都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音乐、电子设备、游戏、滑板,对找女朋友都漫不经心觉得没意思,更别提说什么傻话结婚生孩子了。

电梯停在二十三层。

叮,电梯门刚开了,就听到咚咚咚的跑步声,跟个炸弹冲来似得。

顾东就看到一位白白胖胖的少年,对方高兴眼睛都眯成了缝,嚷着说:“哥,你可终于回来了,咱们打一局嘛,你说好陪我玩的。”顾东就见裴林很嫌弃的伸手推开往他身边蹭的胖少年,酷酷说:“裴树,你作业做完了吗?!”

叫裴树的胖少年嘟着嘴不高兴,但不敢对大哥发脾气,这才转头看向旁边顾东。

“哥,你朋友啊?”裴树很自来熟,不同于他大哥裴林的高冷酷拽,是个很接地气儿可爱的胖子,嘴巴也甜,高兴说:“哥哥,我叫裴树,玩吃鸡吗?”

“你好,我叫顾东。”顾东还未回答裴树后面问题,就见裴林搂着裴树脖子往家里拖。

家里没人只有保姆,给倒了茶准备了水果零食盘就去准备午饭了。

裴树与裴林是截然相反的俩兄弟,裴树外向活泼也会撒娇,让顾东不由自主想起顾西来。这会还在旁边热情招待他吃水果,又疯狂安利他吃鸡这款游戏如何如何好玩,不会玩教自己怎么样,又崇拜的说他哥玩的可好了,就是不爱带他。

裴林嘴里的皮可能就是裴树跟橡皮糖一样黏糊他紧,不爱学习就喜欢打游戏。

“顾东是给你请的家教老师,专门教你语文和英语的。”裴林打断裴树滔滔不绝,“没事去跑两圈,看你胖的,别整天打游戏。”

裴树委屈闭嘴啃苹果去了。

中午吃饭也是他们三人和保姆,保姆在厨房用餐,不跟他们一起吃。

吃完饭,顾东了解裴树的进度,翻着初三课本,裴树可怜巴巴一副要了老命的样子,顾东翻完课本和裴树的模拟卷子,这才笑着说:“每天学习完,做完作业,我可以陪你打一局。”

“真的!?”裴树怕顾东反悔,连忙保证说:“东哥说好了,咱现在就学习吧。”说到学习一脸苦大仇深。

顾东觉得裴树其实挺听话的,比以前皮的要死的顾西好教。

裴树是学理科的,脑袋瓜聪明,不过全都用在打游戏上了,作业能看得出做的敷衍,有的错题再让裴树做,很容易就能算出来。

顾东挑了下眉,饶有兴致的看着裴树。

“嘿嘿,抄的,谁让作业太多了。”裴树底气不足的说:“东哥,你可别告诉我哥。”

“不说。”顾东点头。

语文与英语差其实也是在裴树不下功夫背诵上,顾东要做的就是盯着裴树下下功夫,第一天就在摸底中结束,顾东想着明天给安排的进度和方法,主要针对裴树的作文和文言文上。

课程结束已经到了五点。

裴树伸了个懒腰,咚咚咚的又跑出去,还能听到嗓门说话:“哥,我学完了,东哥说能打游戏,咱们一起玩嘛!”

三人玩的是手游版吃鸡。

裴林登上游戏,看向顾东才注册,一看就是新手就说:“一会要什么跟我说,我带你。”

“哥,你也带我嘛。”

“少恶心人,好好说话。”裴林十分冷酷的教训弟弟。

顾东也只是笑笑,等进了游戏,到了最后决赛圈,顾东冷静的找个地儿趴在高处隐蔽处,一枪一个小朋友,在裴树的惊呼声,他们取得了胜利。

“哇!东哥好牛,比我哥还要——呃,哥你也很牛。”求生很强烈的裴树。

裴树还想玩,顾东很有原则的摇头,笑着说:“说好一局的。”一看已经快六点了,顾东望着俩兄弟,“我要回去了,你们看明天是早上还是下午补习?”

“早上好了,我下午跟朋友约了要去玩。”裴树越说越小声。

顾东没问题,约了时间在俩兄弟目送下回去了。

第二天顾东早上八点穿过花园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位笑眯眯的大妈推着婴儿车,他脚步不由停了下来,这会阳光不是很足,防晒纱揭开了,露出里面懒洋洋舒服的小宝宝。

“哟,是小伙子呀。”大妈跟着顾东打招呼。

婴儿车里闭着眼很大爷的小冬菇睁开了眼,眨巴着长长的睫毛,吐着泡泡发出噗噗的可爱声。

“早上好,小冬菇。”顾东笑着跟噗噗的小婴儿说道。

小冬菇瞬间咯咯露出左侧的小酒窝来。

第十七章

言叙川立在原地,发丝的雨水滴落在肩膀,望了顾东一眼,便抬脚回到了卧室。

顾东也不怕,相处半个月来,经常被怼,言叙川也就嘴巴过过瘾。

临睡前又去次卧看了眼冬菇,小冬菇腿现在有了力气,蹬起被子来特别利落,顾东小心翼翼将冬菇重新包成饺子,这才回去睡了。

到了凌晨三点,顾东替冬菇喂了奶,换了尿不湿,又陪玩了半小时,小声讲着故事哄冬菇入睡。轻轻带上了门,顾东便见客厅角落的灯亮着,言叙川高大的背影穿着睡袍像是幽魂一般,往厨房去了。

顾东知道言叙川是去接咖啡。

这都快四点了,言叙川还要喝咖啡?

又想起在这半个多月里,大多数三点多的时候都会遇到言叙川,或是接咖啡或是就站在远处看着他回房,脸上十分清醒,很少带着才睡醒的样子。

顾东脚步放轻回了房间,心想言叙川的失眠症好像挺严重的。难怪晚上脾气不怎么好,喜欢说话怼人,有时候也刻薄一些。

第二天是周天。

顾东照旧六点起床,外面空气还是湿漉漉的,零零星星下着小雨,刚打开窗户缝,冷风灌进来,顾东打了个哆嗦,人倒是清醒不少,连忙套了外套去洗漱。

昨天王阿姨忙了一天,晚上又是暴雨,顾东跟王阿姨说好了今天他来照顾冬菇。

先将水定了泡奶的温度,顾东看了眼冬菇,还是包成一团的睡姿,便快速的洗漱完。厨房里的煲粥锅昨晚定好了时,这会打开香气扑鼻,冰箱里速冻的小包子放在蒸笼里,煎了荷包蛋,炉子上小包子也好了。吃完早饭,将碗筷放到洗碗机,锅刷干净也就六点五十。

顾东连忙洗了手,往次卧去,床上小冬菇已经跟毛毛虫似得扭着小身子了。顾东先暖了暖手,这才打算叫醒服务,睡得迷迷糊糊的冬菇脸肉肉的,顾东忍不住亲了口冬菇侧脸,冬菇跟往常一样挣扎着起了床。

湿漉漉又亮的大眼睛还带着迷糊劲,小爪爪摸着顾东的脸颊。

“咿呀”

早起第一声嗓子先亮亮打个招呼。

“早上好啊,小冬菇先生。”顾东笑眯眯的跟冬菇打招呼。

一套换尿不湿洗屁屁擦霜换衣服十分熟练,今天的冬菇穿了件白色长袖t恤,胸口印着粉色的小猪猪,下身是稍厚的棕色背带裤,正好把粉色小猪脑袋露出来,外套是米色加绒的,不过带这个大帽子,帽子后面还垂着两个细长的粉粉兔耳朵,此时冬菇懒懒的靠在垫子上,满脸还是没睡醒的软萌软萌的呆样,头发有些长了,被顾东梳了个三七分,好在冬菇颜值高,又精神又可爱。

顾东没忍住捏了捏冬菇帽子的兔耳朵,冬菇反应慢慢的扭着脑袋去看顾东的手,咿咿呀呀的说话。

“是啊,今天的冬菇超级可爱呢。”

听到夸赞,冬菇小爪爪挥了挥。顾东捏了下,笑眯眯道:“咱们去外面喝奶了。”

次卧窗户开了条缝,给憋了一晚上的房间换换气儿。

客厅沙发上,顾东喂冬菇喝完奶,也不急着陪冬菇玩,轻轻拍着冬菇的背,冬菇小嘴微微打了个奶嗝,舒服了,小身子懒洋洋的躺在顾东怀里,垂着的细长兔耳朵耷拉在顾东手腕上。

外面还下着雨,今天是不能陪冬菇出去晒太阳了。

顾东怕冬菇无聊,揪着冬菇的兔耳朵陪着说话聊天,过了会后面响起脚步声,言叙川穿着正装外面套了件风衣,往出走,顾东看了眼,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总觉得言叙川今天脸色好像不怎么好。

等言叙川出门,顾东看了眼手腕,已经八点了。不由微微皱着眉,平时言叙川都是七点四十准时出门的,今天竟然迟了。

早上九点半家政过来,每天要清扫房间,还有专门的人负责午饭和采买,顾东一人照顾冬菇也不费力气,陪着冬菇在客厅玩,爬爬垫麻烦家政阿姨拿出来了,换了地方,冬菇明显提起了精神,穿着毛茸茸的小兔子袜子在垫子上从一头爬到顾东在的一头,不住的咯咯笑。

玩累了补充了水分,顾东将婴儿车放平,让冬菇躺在上面,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然后忙着给冬菇做辅食。新鲜的南瓜洗干净蒸的软软的,打成泥和牛油果泥混起来,量也不多一小碗。不过冬菇不怎么喜欢牛油果的颜色,肉脸皱巴巴的,不过顾东举着勺子送到口边,又会乖乖吞下去,大眼睛可怜叽叽的望着顾东,可又一口一口吃的干净,别扭又委屈的小模样,看的顾东想笑。

哄着说:“下次咱们换个口味。”

“噗”

冬菇算是同意了。

吃完哄冬菇午睡,顾东才自己吃饭,吃完就在冬菇床边的小沙发上坐着看书。然后接到了弟弟顾西电话,收到东西了,电话里哼哼唧唧的憋了半天才说让他退掉东西,说不需要。

顾东握着电话出门,走到客厅角落里,这才道:“是笔记本不需要还是衣服?”

买的东西都是顾西缺的,顾西吭哧半天知道大哥将他底儿摸清了,低声说:“哥,太贵了。”

“我最近兼职赚了一些钱,只要你有用就好。要是不想花我的钱,以后就别省着了。”顾东徐徐跟弟弟说:“不是要你大手大脚的,必须的东西要买了,好好照顾自己,别对自己太省着了。”

“我知道了哥。”顾西眼眶发红,握紧了电话,“你也是,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哥你别担心我了。”

“好。”顾东嘴上答应顾西,叮嘱顾西吃药穿暖别加重感冒了。

结束了电话,顾东听到后面沉重脚步声,转头就看到距离他一米多的言叙川。

顾东吓了一跳,这才下午两点多,言叙川今天早退了?再看,对方脸色不怎么好,唇色发白,额头一层汗,而且脚步声比以往沉重许多。

“言先生?你不舒服吗?”顾东问道。

言叙川表情跟以往一般,有些严肃冷漠,一双眼锋利的凝视着顾东,许久,声音沙哑道:“麻烦替我倒杯水。”绕着走到了沙发上。

顾东没注意刚才言叙川凝视他的目光,转身替言叙川倒了杯热水,“言先生水。”

“谢谢。”言叙川抬手接水。

“小心。”

顾东吓了跳,条件反射的帮言叙川端稳了杯子,不过热水还是洒了出来,这会才发现言叙川是生病了,而且还很严重,这反应慢了许多。

将水杯放在一边,顾东询问言叙川意见:“言先生你好像感冒了,要不要请阿姨过来,或者我送你去医院。”家里冬菇在,必须留着一个人,再看言叙川这样子喝杯水都能洒了,也得有人看着。

言叙川靠在沙发背上,反应就跟早起懵的冬菇一样,过了会从口袋掏出手机递给顾东,“拨给陆铭。”

“好。”顾东翻着通讯录,很快找到陆铭这个名字,拨通了电话,响了几声才接,对面是个年轻男声,顾东道:“你好,我是言叙川家里的保姆,他现在身体不舒服,急需一名医生。”

“知道了,半个小时后到。”

顾东道谢挂了电话,转头就看到言叙川已经晕了过去,额头一层汗滚着,脸颊也是红的,抬手摸了下,体温热的吓人,连忙放下电话,去卫生间拧了热毛巾先给擦了汗,又翻出家里给冬菇备用的降温贴,贴在言叙川额头。

他现在照顾人很顺手,弄完了用耳枪量了温度,四十一度了,这么高的温度该不会烧成傻子吧?刚刚贴上去的降温贴已经不管用了,顾东来回换着。

言叙川烧糊涂了,低低混乱的说着什么。

顾东没仔细听,他正给言叙川剥外套。不过言叙川很高,接近一米九的身高,现在神志不清,一点都不配合,费了好大的劲儿帮言叙川脱了外套,里面衬衫已经被汗浸湿透了,顾东正解扣子,手腕就被大力的握住了。

“言叙川?”

顾东对上言叙川烧的有些发红的眼,不知道言叙川看到什么,聚焦不准,干涩的嗓子声音不大,像是被眼里的痛苦压抑着,破着嗓子,一声声叫着妈。

声音包含着太多情绪了。

顾东怔在原地,一瞬间想到了上辈子母亲被折磨去世时的他了。

“言叙川,没事了。”顾东拍着言叙川的手,轻声安抚着。紧紧握着他手腕的言叙川慢慢松开了手,又彻底晕了过去。

‘叮咚——’

房门响了。

门外是位三十四五的男人,斯斯文文的,拎着医药箱。

顾东见到来人眼神微微顿住,很快收回目光,“陆铭医生?”

“是我,言叙川呢?没死吧?”

“没有,四十一度,我刚量了,又用降温贴给敷着”

顾东说着,不再去想这位陆铭医生为何跟陆羽长得七八分相似了。

“冬菇很可爱,阿姨要是不介意,我陪您去趟医院。”顾东尽量掩饰住心里焦急。

“不介意不介意,那敢情好啊,冬菇要是看到你在,一定会开心的。”王阿姨说完,脚下加快两步,“小顾,你等等我,我先回去拿东西。”

顾东点头,他也要去裴家一趟。

裴林开的门,顾东将来的时候路上顺手买的水果递了过去,说道:“我先不进去了,临时有点事。”

“没事,裴树那小子还睡着。”裴林从袋子里掏出一颗橘子递给顾东,也没问顾东什么事情临时耽搁了,说:“你忙你的,有什么问题要帮忙给我打电话。”

顾东谢了裴林的好意,手里握着那颗橘子进了电梯,刚刚听闻冬菇生病住院的焦急情绪慢慢平缓下来,裴林都能看出他不对劲来,刚才骤然听到冬菇消息,也幸好面对的是王阿姨,要是言叙川——顾东想起陆羽对言叙川的评价,想到那个雨夜,他站在电梯里控制不住问冬菇的生日,被那个冷漠的男人审视,目光平和,可他心咚咚咚的跳,像是被那人目光看穿一般,极力伪装。

为了能留在冬菇身边,他不能再这样外露自己情绪了。

顾东上辈子也做过小本买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像言叙川这样的他是第一次打交道,只能告诉自己要小心。

与王阿姨汇合,门口的司机不是上次那位,客气的替他们开了车门。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上一篇:30.第三十章 返回目录 下一篇:32.第三十二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重生之代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daoyouyuan.cn
    阅读提示:

    1.《重生之代孕》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路归途。顾东回到了人生最关键的这个时候,父亲车祸重伤急需手术, 母亲晕厥过去查出癌症,小弟与他同时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站在选择的路口, 这次顾东接受了上辈子错过的机会。他,同意代孕

    2.《重生之代孕》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路归途]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重生之代孕》版权属于作者路归途,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重生之代孕》的书迷提供重生之代孕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